红船精神放光芒 神州雄起宾四方——赴浙大学习心得体会

时间:2019年07月17日 信息来源:中共天峨县下老乡委员会书记 作者:王文昌 点击: 【字体:

2019年7月1日至6日,县委安排我们一行50余人,赴浙江大学参加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专题班学习,通过听讲座、现场参观等方式,获得了知识,受到了洗礼,政治觉悟与思想认识都有了提高。这次培训,特别是在参观和亲身感受南湖革命纪念馆后,内心震撼,感慨颇多,特作七律一首,以为心得。 

七律-浙大学习感怀

锤炼党性赴浙江,

红船精神放光芒。

人生无畏生与死,

惟求苍生永其昌。

弹指一挥九八载,

神州雄起宾四方。

吾辈不为凡夫子,

筑梦征途大任扛!

对律诗首联、颔联的解读——心得一:

浙江嘉兴南湖,一艘红船,宣告一个政党的诞生,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点燃星星之火。

鸦片战争之后,中国进入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,华夏民族五千年文明横遭践踏,神州上下处于亡国灭种的灾难关头,人民群众置身水深火热之中,中国的命运将走向何方,前途何在?

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天国运动没能救中国。1851年,以洪秀全为首的“拜上帝会”组织,试图通过宗教神学,带领百姓起义建国,但它的体制和根本仍然是封建帝制,其治国治民方略,大致从《劝世良言》开始到《资政新篇》终结,这已经无法适应世界潮流和中国的客观实际发展要求。《资政新篇》虽然具有鲜明的资本主义色彩,体现了近代中国先进人士寻找和探索西方先进经验,寻求真理和救国救民道路的迫切愿望,可是,因为农民阶级自身的局限性,它在中国农民革命和发展史上未能产生大多作用。

洋务运动没能救中国。再说晚清时期,历史上名声赫然的四大名臣(或者六大名臣),曾国藩、胡林翼、左宗棠、李鸿章等人,他们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洋务运动,提出“师夷长技以制夷”等主张,试图通过洋务运动,挽救病入膏肓的满清政府,但是,由于上层建筑与下层经济基础发展的极端不协调,矛盾激化,一场声势浩大的洋务运动,最后也以失败告终。

戊戌变法没能救中国。面对惨遭蹂躏风雨飘摇的中国,许多仁人志士都在苦苦探索,力图找到一条光复之路,比如,曾接受过西方文化教育的康有为、谭嗣同等人,通过公车上书,实施戊戌变法,幻想仿效西方国家建立君主立宪制,来挽救清政府奄奄一息的封建统治。但是,变法触碰到了统治阶级的切身利益,注定成为一场悲剧,虽然戊戌变法“六君子”以“我以我血荐轩辕”的决心,慷慨赴刑场,意欲通过“断头”来唤醒以“老佛爷”为首的统治阶级,唤醒麻木、可怜、可悲的广大民众,然而,血白流,头白断,一切皆成枉然。

资产阶级革命也未能救中国。近代史上的资产阶级革命先驱孙中山,一生奔走,投入救国救民之大行动中。腐败无能的满清政府虽然被推翻了,而由于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彻底性,没有形成对军队的绝对领导,胜利果实被袁世凯窃取了。袁死后,各省军阀割据,不断混战,大好河山腥风血雨,神州大地民不聊生,国不像国,家未有家。中国,像一个瞎、聋、哑且截了双腿还异常饥渴的残疾人,仅凭着双手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寨的暗夜里,向前迷茫地摸索着,搓身而行!

中国共产党的成立,为搓身而行的中华民族点亮了希望之灯!1919的巴黎和会,差点把中国推向更为万劫不复的深渊,于是,五四运动爆发,马克思主义理论在中国得以广泛传播,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在思想上和干部上作了准备,中国革命从此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。党的一大,12个人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,通过了党章、党的纲领等重要文件,目标明确,任务明确。随后,全国各地党的工作如雨后春笋,迅速成长且发展壮大起来。无数革命先烈,为了新中国的诞生,“人生无畏生与死,惟求苍生永其昌”,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初心!

对律诗颔联、尾联的解读——心得二

只有共产党,才能救中国;只有共产党,才能带领中国人民雄起,屹立于亚洲的东方!中国共产党,是一个能不断总结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的党,是一个能不断破立和自我完善的政党!经过建国70周年的探索和努力,我们的祖国已渐渐强大,百姓生活富裕,人民安居乐业。大国外交,彰显实力,宾朋四海,谦谦而来!一改过去的运着鸦片而来,扛着洋枪洋炮而来,一改过去戴着优越民族光环而来的那种盛气凌人之姿态,言谈举止,又回到了绅士风度之模样,对我大中华,不得不略显唯唯诺诺!试想,有谁,能让我们显得如此舒爽?有谁,能让我们伸直了脊梁?有谁,能让我们真正地挺胸抬头向前看?答案,不言而喻。

中国伟大复兴梦,我们大任在身,理所当然。毛泽东同志说:“世界是你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终究是你们的!”这里的“你们”,就是包含了在各行各业各个岗位上工作的人们。而我们这次培训班的所有学员,都是县直单位和乡镇的领导干部,可以说是天峨县的精英了,只有我们勇挑重任,敢于担当,开拓创新,扎实工作,才能把天峨建设得更加美好,人民生活才会更加富裕。推而广之,全国三千多个县,每个县的“精英”若都能这样,那么,实现中国梦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必将为期不远了!


( 编辑:何松绩 )

我有话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