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41岁的生命践行初心誓言 ——追记劳累过度因公殉职的广西天峨县当明村党支部书记王泽应

时间:2019年08月22日 信息来源:广西天峨县委宣传部 作者:黄元松 韦苏倪 牙桂秧 点击: 【字体:

一声声呼唤,一阵阵哭声,划破寂静的山村。7月2日中午2时45分,天峨县向阳镇当明村父老乡亲噙着眼泪从四面八方涌向八坪屯,他们冒着绵绵细雨赶去送别劳累过度、因公殉职的原村党支部书记王泽应最后一程。

用41岁的生命践行初心誓言

王泽应(中一)生前入户核对扶贫信息

当明村是“十三”规划精准扶贫整村推进贫困村,村委会驻地距向阳镇集镇16公里,全村10个自然屯16个村民小组,339户1487人。“有女不嫁当明村,当明挑水上天门。白天走的黄泥路,晚上挨点煤油灯。”流行于天峨县向阳镇当明村的这首歌谣,唱出了过去当地群众的贫困与无奈。

“泽应这孩子命苦,小时候家里经常断粮,日子全靠邻居节济呢!”王泽应的叔叔王绍松噙着眼泪说,这孩子心善,从小就晓得知恩图报,立志长大后要带领全村过好日子呢!

怀揣初心,年少的王泽应启动了他漫长的追梦之旅。

高中毕业后,王泽应回到老家一边做代课老师,一边发动家人和周边群众面向市场需求,大力发展种养业,成了村里有口皆碑的好青年。

2011年,当明村群众选举村两委班子成员。王泽应当选当明村民委员会副主任。 

“任职期间我要改写我们的歌谣,改善基础设施建设,把每天都当成生命中的最后一天来过,力争实现让全村父老乡亲脱贫过上好日子的初心!”履职之初,王泽应在村组干部大会上表明了他的初心誓言。 

“我身体不好,爸妈也老了,儿子还小,一家人全指望你,你还是不当这个村干部了吧!”

“群众这样信任我,我就有责任带领大家致富。咱不能光顾自家发展呀!”是夜,夫妇彻夜难眠,王泽应耐心做妻子的思想工作。

此后,王泽应如同脱了缰绳的野马,早出晚归,有时中心工作忙的时候,家人很少见他一面。

“泽应有文化,脑子活,人勤快,白天跟我们入户工作,晚上加班写报告、做报表,很少顾得上家里农活……”追忆与王泽应生前工作的点点滴滴,村委副主任陶光贤禁不住泣不成声。

“泽应2016年初担任村党支书兼村委会主任以来,为巩固脱贫成效终日奔波忙碌,他这是为全村群众累倒的呀!”与王泽应生前并肩工作6个年头的挂村干部陈仁生噙着眼泪接过话茬说。

纳房屯群众没有忘记,过去他们出行走的是晴天尘土飞扬、雨天积水成塘的泥巴路,如今走的硬化水泥路,全是党支书王泽应生前帮争取来的呢!

太平山屯、井贡屯、全里屯的群众没有忘记,又是党支书王泽应生前上下奔走,修通了6公路远的水泥路,结束了村民祖祖辈辈的行路难!

喝上干净清凉的自来水、踏上笔直宽敞水泥路的八坪屯33户群众时刻想念生前为他们掏心掏肺的王泽应。他们说,他们共享的这些“阳光雨露”全是王书记争取来的呢!

“这娃是好人呀,这么好的人怎么说走就走呢!”提起王泽应,头发花白的全里屯农村老党员韦业书欲语泪先流。  

老人说,他家原本居住在用木棒支撑的茅草房,下雨时房顶到处滴水无法睡觉。2014年8月的一天,王泽应登门帮他申请危房改造指标。建房期间,王泽应还主动为韦业书联系民工建房,还请车为他拉石砂、水泥、钢筋等。

“泽应跟我非亲非故,他待我比亲生儿子还亲!”韦业书老人感慨万千。

驻村第一书记韦雄健用哽咽的话语告诉笔者:“王书记是劳累过度而走的。每天清晨六点不到,他就来到办公室工作。一天清晨我从村部办公楼经过,看见他办公室亮着灯,以为是头天晚上忘了关灯,进去一看,才发现是他在办公。”

“他太累了……”回忆与王泽应共事的点点滴滴,韦雄健眼泪直流。

6月30日上午,在金城江刚培训结束的王泽应火速赶回向阳镇参加紧急工作会议。次日早上天刚亮就赶往村委会组织召开村组干部会议,传达部署工作。会后,他入户做群众工作、到纳房屯丈量农户因路塌方损毁实际面积。尔后,陪同县领导登门开展“七一”走访慰问困难党员活动。

大约中午2点10分,疲惫不堪的王泽应骑着摩托车缓缓地赶回家。

刚进家门,王泽应一直冒冷汗,呼吸困难。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对劲,就一边拨打120急救电话,一边叫邻居用摩托车送他去医院。       

不幸的是,摩托车刚刚驶离王泽应家不到10分钟,一前一后护送他的人看到他的身体出现异样。很快,摩托车遇上从医院赶来的救护车。

尽管护士们奋力抢救,可是王泽应已无生命迹象。医生结论:突发心肌梗塞。

资料显示,这几年当明村农村安全饮用水、硬化道路、人居环境等得到保障,村容村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圆满实现“十一有一低于”,2016年实现整村脱贫摘帽。

“我村有了大变化,条件不比城里差。家家享用水电路,人人脸上乐开花。”抚今追昔,当地歌手改写了过去的歌谣。

当明人清楚地看到,王泽应因整日为村务忙碌,自家经济发展却“落伍”了。

在王泽应的家中,简陋的房屋,简陋的家具,看不到一件象样的物品。

虽然这几年当明村集体经济逐步好转,但王泽应从不动财务上一分钱,没有一张借条,每天办公用的小车或摩托车油费,全是自己掏。

“爸爸太忙了,去年的除夕夜,好不容易全家准备吃团圆饭,爸爸突然接到一个两户村民闹纠纷的电话又出门了,一直调解到晚上10点多钟团圆饭都热了五次才回家。爸爸答应过明年一家人好好过个年,但这一天永远不再来了。”王泽应的儿子王国典哽咽着说。

王泽应66岁的母亲因摔伤右手腕关节脱臼损伤,妻子的甲状腺病情日益加重急需住院治疗。因为缺钱,王泽应生前一次又一次耽误了妻子和母亲的最佳治疗期,带着终生的遗憾离开了人世。 


( 编辑:何松绩 )

我有话说